2010082723503841.jpg
上回整理抽屜翻到大學時期的女朋友的信。一封一封翻下去,一面覺得熱一面覺得冷。熱是為了居然當年與前妻熱戀時節的感覺如此炙烈,冷的是這些炙烈的熱情,我居然忘記了。和妻離婚的一個藉口是:「我覺得你根本不曾愛過我!」對於這個疑問,妻是三緘其口而不答,我就越發的理直氣壯了,「看,你沒話說了吧!」

而這些舊情書的出現,我好似看見前妻倔強而絕望的眼神;「不是我沒愛過你,是你忘記了!」原來她對我的指責從不辯解,不是無詞,而是絕望。「我怎麼忘記了?」自怨自艾的我企圖從新點燃往日的熱情,「原來妻曾如此愛過我,我卻忘記了!」我興奮又緊張地告訴前妻找到一疊她以前寫的情書,我笑著說:「內容很有趣哦!你要不要知道?」

「真的嗎?」前妻頓了頓:「有這種事嗎?信裡寫些什麼?我都忘記了!」忘記了?原本的興奮之情馬上降到最低,原來大家的記憶力事差不多,「也沒什麼特別的!」就掛上電話。既然忘記了又有什麼好講呢? 掛上電話,再度瀏覽手上的信件,原來真的事記憶力不好,當我們吵的最兇的時候,早就忘記了當年傾心相戀的癡情。如果在我們展開像寒冬似的冷戰時,拿出這些信件來,會重新為心裡的一絲情思注入生機嗎?

隻隻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