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中時候,不懂化妝,沒有髮型,眼睛笑起來就不見。

偶爾經過年級中漂亮女生的身邊,都會聞到一陣淡淡的香味。

於是便默默記在心裡,遍尋所有的潤膚霜都不見有這樣好聞的味道。

而現在該是明白了,那是脂粉味。又稱女人香。

高中畢業開始學著往眼睛上畫第一筆眼線。

開始摘掉眼鏡,帶上隱形。笑起來不再肆無忌憚,走路要挺胸收腹,顧盼生輝。

遇見少年時候的朋友有時也會得到這樣那樣的評價,唔,姑娘,你變美了。

 

 

爽膚水,隔離霜,BB霜,粉底,眼線筆,眼線液,散粉,眼影,睫毛膏,遮瑕膏,腮紅,高光,唇彩……

我知道一定會有妹子喊著,好複雜不懂啊怕麻煩之類。可怕麻煩不代表不嚮往。

這麼多工具若是深悉化妝技巧,再普通的女人也會搖身變成仙女。

就像是許多文章裡都會把女生第一次塗口紅,第一次穿絲襪作為一個質點。

女人麼天性描眉畫黛。

 

 

雖然嘴上一直喊著,真正的勇士敢於直面自己未化妝的臉。

可惜,有時手懶,不塗塗抹抹心裡就會覺得缺了些什麼。

而書上說,你越是在意什麼,那便是你心中最為缺少的。

假期宅在家裡,脂粉不施,素面朝天,有時熬夜上網,打遊戲之類,

常常憔悴到自己都不想再看鏡子第二眼。

偏開頭去,捂臉。我去,這是哪來的黃臉婆。

 

 

忘了什麼時候讀過的一首詩,記到了現在。

 

當你老了,頭白了,睡思昏沉,

爐火旁打盹,請取下這部詩歌,

慢慢讀,回想你過去眼神的柔和,

回想它們昔日濃重的陰影;

多少人愛你青春​​歡暢的時光,

愛慕你的美貌,用假意或者真心,

只有一個人愛你那朝聖者般的純潔靈魂,

愛你衰老了的臉上佈滿的皺紋;

垂下頭來,在紅光閃耀的爐子旁,

淒涼地輕輕訴說那愛情的消逝,

在頭頂的山上它緩緩踱著步子,

在一群星星中間隱藏著臉龐。

 

 

愛情最真如此不過。

有時候會想,怎樣的才是最真的自己。

是用脂粉眼線裝扮起來和朋友聚會逛街的自己,

還是窩在床上抱著零食悉悉索索胡吃海喝的宅女。

 

 

而你,在乎的又是怎樣的我?

若是我換了面目,摒棄現在的身份。獨留靈魂。

那麼你是否依舊能從千萬人之中將我認出,告訴我再沒有第二個你。

 

 

我們都有不再光鮮不再年輕的一天。

當歲月覆蓋了面龐,當蒼老漸漸來襲。

當我們再沒有閒情去慢慢描眉,沒有時間猶豫該穿哪件衣服,搭配哪雙鞋子。

那時,但求我已成為你生命中不可或缺。

眼袋垂到胸前。菜色。頭髮油膩。邋遢的大T。

遲早有一天我們都會以這樣的形像出現在某人眼前。

而這樣的人,依舊能溫柔的笑著喊你寶貝,叫你丫頭。

那麼,姑娘,便認真的隨他共度一生罷。

 

 

就像電影裡說的:她可以褪色,可以枯萎,怎樣都可以,但我只要看她一眼,萬般柔情就湧上心頭。

1.jpg  

創作者介紹

女人心事姊妹淘

隻隻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