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歲的時候,她像小偷一樣,偷偷地看著坐在前排的他,筆在紙上無意識地胡亂劃著他的名字。“看什麼?”他突然轉過頭來,她痴迷的眼神被逮個正著,“幹嘛看得眼睛發亮啊!是不是暗戀我呀?”被抓到偷看已經夠丟臉的了,居然還被他猜中心事……瞬間,那火辣辣的感覺,從她的耳根蔓延到臉上來,“要你管!”儘管她的心跳亂了頻率,但嘴上還在奮力地反擊。彷彿看見他眼中的失望一閃而過,竟沒逮到。

 

十九歲的時候,她開始把自己的濃濃情思付諸文字,在校園BBS上貼出來,立刻引來跟帖無數。眾人七嘴八舌的評論,她只一笑置之,唯有一個人的跟帖能直抵她內心深處最柔軟的地方。慢慢也熟悉起來,可以講講心事。那個人鼓勵她直接告訴他,至少讓他知道她的愛存在。她猶豫,他那麼優秀,她怕被拒絕。那個人急了,不試怎麼知道呢?她突然覺得很惱怒,自己已經夠亂了,還要被一個陌生人來說教。換一個名字,不再聯繫那個多嘴的人。

 

二十歲的時候,她已經習慣了暗戀的生活。每天早晨站在教學樓窗口看他匆匆趕去教室,每天中午和他在網上聊天,當然是匿名的。每天下午去操場上看他踢球,她覺得挺滿足,可是畢業以後呢?不久後,他的身邊居然出現了一個女孩,這是三年來不曾有的,她以為自己會默默在心裡祝福他,可不行,她感覺自己的心痛到不能呼吸……

 

大雨滂沱的日子,她走出家門,撐開傘,那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藍色單車,緩緩停在她面前,“我載你。”他笑嘻嘻地招呼,臉上有陽光般的笑容。她站在門口,傻愣愣地望著他,全然不知道該怎麼樣移動腳步。“你……”“你……”兩人很有默契地同時開口。“呃,今晚我想請你吃飯。”他說。“那你女朋友怎麼辦?”半晌,她終於試探著說出憋了很久一直想知道的那個謎。“就在眼前呀!”他紅著臉說。她一陣眩暈。

 

“我一直在等你醒悟過來,我甚至鼓勵你。可你始終不肯試一下。我只想最後測試一下你的反應,誰知道你居然完全無動於衷!笨!”他眨眨眼睛。

他的話在她的心中瞬間引爆,淹沒了她思考的方向。她深吸了一口氣,掄起拳頭捶在他的肩上,嗔怒道:“去死吧你!”臉上卻一直不住地綻放著燦爛的微笑。

1.jpg  

隻隻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